当前位置:首页>悬疑小说 > 扎纸禁忌
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20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5章 重回故里
作者:月华风柔| 字数:2022| 更新时间:2021年06月17日

他白了我一眼:“你问我,我还想问你哪?你到底问你哪?”

他将我的手从领口拨开,重新发动起了车:“退一万步讲,就算如你所说,那来这和你聊天得应该是受害者而不是郝司机呀!他又没事。”

听完他得解释,我只好将手中得工作牌放回口袋中,乖乖坐了下来。

半个小时后车来到了镇上。

开车接我的舅舅将卸下来的得行李装进了后备箱,把我东西连人带物一同拉回了店里。

回去后,我躺到了外公以前睡觉的床上。

看着屋梁和这些熟悉得陈设得我难免有些睹物思人。

常年睡眠不足的我,不一会就闭上了眼睛,记忆也被拉回到了从前。

如果当初我没有随外公来到这个地方,或许就不会像今天一样嗜睡吧。

“小天,小天。”

是谁?谁在喊我!

这声音好像一个人的?可是谁呀?

明明这么熟悉但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。

被叫喊声吵醒的我,扶着沉重得脑袋,缓缓得坐了起来。

睁开眼睛,我看到床沿坐着一位和蔼的老人,

“外公!外公!是你吗外公?”

我只用一眼就将它认了了出来,他得目光还是和以前一样慈祥。

良久之后他开口道“小天,你回来了。”

我钻进了外公的怀里像他撒着娇,说道,“嗯!这不过来跟您老学手艺。”

“好!好!好!”外公用他那双苍老有力得手,抚摸着我的头。

突然屋门被风吹开,一时间天旋地转日夜颠倒,无数我儿时与外公的记忆,换化成了一具具神采奕奕得纸人。

而随着空间的不断扭曲,我的身体和这些纸人被卷在了一起揉成了一团。

就在这时外公再次出现,重新将我与那些纸人剥离开,那些纸人好像充满了灵性任由外公驱使最后化作一本古卷。

我探过头去仔细一瞅,这不正是外公当年所说得纸扎笔记。

随后他将笔记放到了我的手上笑着对我说:“没事的小天不要怕!我会一直在你身边。”

他的话有些奇怪,仿佛在做最后的道别。

我正想去询问,刚才发生的一切……

“小天,小天,醒醒小天。”

舅舅突如其来的声音将我从梦境得漩涡中抽离了出来。

我猛地睁开眼睛,发现汗渍已浸湿我的背心,我满头是汗!惊魂未定得一把抓住他“舅舅,外公那?”

“说什么傻话他不都已经去世很久了吗?牌位就供在堂屋。”

“不对,他没死我刚才亲眼看到他了?他还把扎纸笔记交给了我。”

“小天,你外公已经去世好多年了,人就供在堂屋,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。”

我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,我刚才亲眼看见了外公,那感觉太真实了。”

对了笔记,说完我将笔记拿给了舅舅。

舅舅低头看了看我,又看向我得手中道:“哪有什么笔记。”

我有些不明白的他的话:“这不是笔记这是什么?这么大得东西你看不见吗?”

话音未落神奇的一幕再次出现,笔记竟然自己飞了起来,落在落地镜旁。

透过镜子里面呈现的内容,我这才意识到原来只有我能看到它。

看到我这副样子舅舅将我拉了出去:“既然这样走,那给你外公上柱香把,顺便趁着这个机会我带你正是入行。”

随后我被带到侍奉外公牌位的房间。

舅舅将香燃起,递给了我;

“来小天,磕过头,拜过祖师,宣过誓,就算入行了。”

他猛地一叫我大名,我内心还真有得忐忑。

想到这我当即跪下。

“咚咚咚!”磕了三声响头,对着行业得祖师爷致公禅师画像起誓道:

“我李天定会将这本凝聚祖辈千年心血得扎彩笔记融会贯通,弘扬匠人精神,把纸扎这门传统技法发扬光大不负信任祖师信任”。

舅舅扶我起身后说道;“小天你先回去吧,我有话想单独和你爷爷说。”

我点了点了头,转身出去了。

拜过了祖师,我也算正式入了行回去之后,我兴奋地一头扎在外公得床上不一会便睡着了。

也许是太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,我直接一觉睡到了中午。

无巧不成书,醒来后我见到了一个熟悉得面孔。

“是你?”我看着眼前得郝司机。

郝司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:“这么巧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气不打一处来得质问道:“我没去找你,你到来找我了?昨晚什么情况,你跑哪去了?。”

面对我的质问,他也不慌,坦诚得说道“司机刹车之后我从窗户跳下去了。”

听完他的解释,我感到一阵无语,这妮玛不要命了。

郝司机看到我的样子,有些尴尬得接着说道:“我当时不也是害怕吗?”

随后他向我表明了此行的目的:“你有所不知自打我出事之后,我就好像被人附身了一样,只要我睡着后就总会到莫名的地方,醒来毫不记得发生的事情!”

说道这他重新坐了下来,对我说道:“起初我以为自己是得了夜盲症,可后来看了医生发现根本没有那回事,这不听人介绍,才来找得你们。”

刚要出门得舅舅刚好撞见了这一幕,见钱眼开得他当场答应了委托并顺势把我拉到一旁小声道:“这种小事随便找个地方烧烧纸就行了,这种冤大头上哪里去找,我要去谈点生意,这事就交给你了。”

我有些郁闷:“你怎么不早说”

面对我的反应他无赖道:“事情急我有什么办法,再说现在说也不晚。”

木已成舟我也就只好接受了,他看了看我对我识时务得行为很是赞同于是接着言道:“孺子可教也。”说完就出去了。

我心中暗骂道:这甩手掌柜当得不要太专业。

送走了出门得舅舅,屋里只留下了我和郝司机我接着问道;“要不这样你先将情况向我详细道来,咱们好好分析一下事情,在做定夺。”

经我这么一说,他显得非常慌张。

整个人都有些抽搐了起来,支支吾吾得说道:

“这事……这事说来话长。”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书海币 |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
去充值
鲜花
100书海币
咖啡
200书海币
神笔
500书海币
跑车
1000书海币
别墅
10000书海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
网赌排名app-推荐赌博APP十大排行-推荐官网